零点网-交互式信息平台
首页 时务 发现 批评 思想 理论 人才 有约 文艺 闹心 昔拾 娱乐 崇尚 新貌 意见 音视 点亮 图画 性情 奢侈 综合 名片 商圈 推广 消费

顽石与金陵十二钗《红楼梦》的另类解法:石头记密码第一节

来源:正文所示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4-12   整理:大华

第一章 开头的几个问题第1节 顽石与金陵十二钗

《石头记》是明亡清兴隐史,隐写元玺被皇太极改造镌刻成清玺后,在崇德、顺治与康熙年代到人间历劫的历史。

第一回甄士隐所谓“十九日乃黄(皇)道之期”,乃明亡清兴三朝九位皇帝的皇道历史坐标:

(1)清太宗皇太极于天聪十年、崇祯九年启用元清传国玉玺。

(2)明崇祯皇帝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煤山自缢。

(3)大顺皇帝李自成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占领北京皇宫。

(4)顺治皇帝于崇祯十七年九月十九日入主北京皇宫。

(5)康熙元年也就是顺治十九年。

(6)南明五帝(南京弘光、福州隆武、广州绍武、郧西定武、肇庆永历)坚持抗清十九年。至康熙二年南明亡。

元玺是孝庄皇太后的远祖元顺帝留下的废玺。孝庄的丈夫皇太极获元玺后改国号后金为清朝——取清朝为水,朱明为火,水能克火之意。孝庄乃元顺帝后裔与清太宗皇太极之妻,因而有资格成为元玺变为清玺的历史见证与艺术象征。

大荒顽石(元玺)隐射孝庄是元顺帝的血统继承者。

通灵宝玉(清玺)隐射孝庄是清太宗皇太极的妻子。

清玺(顽石变成的通灵宝玉)的艺术化身是孝庄皇太后(秦可卿、元妃、王熙凤、王夫人与贾母等)。

神瑛侍者、绛珠草与金陵十二钗

隐射顺治太虚幻境(乾清宫)的神瑛侍者(入关后清朝第一帝),绛珠草隐射顺治后宫所有的苦命女人(第五回所谓“万艳同悲”与“千红一哭”),以仅活了22岁就“香消玉殒”的董鄂氏皇贵妃为首。

最悲剧的皇宫女人才能进入《金陵十二钗》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。

《金陵十二钗》正册只隐射了顺治后宫的七个女人:

第一是孝庄皇太后(元春、王熙凤、秦可卿)。

第二是顺治的两个皇后,即追封的董鄂氏“端敬”皇后(林黛玉)与废皇后静妃(薛宝钗),每人占半个席位。

第三是多尔衮(贾政与贾琏)与孝庄皇太后(王夫人与凤姐儿)生的亲女儿(探春与巧姐儿)。

第四是下嫁吴三桂(薛蟠)大公子吴应熊(孙绍祖,其副为潘又安)的皇太极十四格格(迎春,其副为司棋)。

第五是孔有德的女儿、孝庄义女孔四贞郡主(贾惜春、史湘云与妙玉)。

第六是康熙皇帝(贾兰、巧哥儿)的母亲康妃佟佳氏(李纨与王熙凤)。

顺治皇帝的新皇后孝惠章皇后(袭人)列在又副册第一名。

为顺治皇帝殉葬的贞妃小董鄂氏(晴雯)列在又副册第二名。

吴三桂(薛蟠)与李自成(冯渊)争夺代表明朝传国玉玺的陈圆圆(甄英莲),以在野党的身份赫然列在副册第一名,她是汉族正统的代表。

其他的后宫嫔妃即使应该列入《金陵十二钗》,但作者没有为她们画像或题词。总之,进入《金陵十二钗》者都是皇宫的主子。而奴才身份者,即使权利再大,也不能入册。例如顺治、康熙两朝后宫的具体管理者、孝庄皇太后的“上官婉儿”——苏麻喇姑(贾母的鸳鸯与王熙凤的平儿)就没有列入《金陵十二钗》。由此可见,《石头记》作者的等级观念十分明确,显然非常明白皇家制度。

修建大观园

崇祯十七年四月三十日,李自成放火烧毁明故宫与北京九门,然后落荒而逃。

《爝火录》大清顺治元年,明崇祯十七年(1644年)四月云:二十九日丙戌:李自成僭帝号于武英殿,追尊七代皆为帝后……下午,贼(李自成)命运草入宫城,塞诸殿门。是夕,焚宫殿及九门城楼。三十日丁亥,李自成先走……出宫时,用大炮打入诸殿。又令诸贼各寓皆放火。日晡火发,狂焰交奋……门楼既崩,城门之下皆火……日夕,各草场火起,光耀如同白昼,喊声、炮声彻夜不绝。

多尔衮五月二日进驻北京,立刻领导明代老臣范文程、洪承畴、金之俊三位大学士(“老名公山子野”=明朝归降三子也),利用不足五个月(从五月二日到九月十九日)的时间加以修缮,迎接孝端、孝庄两宫皇太后领着小儿子顺治皇帝,从沈阳到北京来走亲戚——就是《石头记》里贾政与贾琏在老名(明)公山子野的设计参与下,修建大观园,迎接“元妃省亲”的故事。

崇祯十七年五月初二,摄政王多尔衮(贾政、贾琏)入京后,一切布置,都由范文程(贾代儒)、洪承畴(贾瑞,即贾天祥)酌定。范、洪二人拟就两道告示,四处张贴。一道是“除暴救民”告示,以羁縻百姓,一道是为崇祯帝发丧告示,以礼改葬故明帝,尽快安抚汉族人心。多尔衮重修明故宫,迎接孝端、孝庄与顺治进京,大致上等于贾政、贾琏修建大观园,迎接元妃省亲。八月,迎銮大臣回报,两宫择于九月内启銮。多尔衮遂派降臣金之俊为监工大臣,从京城至山海关,填筑大道。又招集侍女、太监,派往各宫承值。多尔衮政务余闲,亦亲去监察。

眼看九月十九日孝庄皇太后“省亲”的日子就要到了。可房子修好了,但内装修不行。多尔衮(贾政)很着急,领着几个文人先去各处题词立匾添对联,然后急忙检查东西(第十七回原文):

……贾琏见问,忙向靴筒内取出靴掖里装的一个纸折略节来,看了一看,回道:“妆蟒洒堆、刻丝弹墨,并各色绸绫大小幔子一百二十架,昨日得了八十架,下欠四十架。帘子二百挂,昨日俱得了。外有猩猩毡帘二百挂,湘妃竹帘一百挂,金丝藤红漆竹帘一百挂,黑漆竹帘一百挂,五彩线络盘花帘二百挂,每样得了一半,也不过秋天都全了。椅搭、桌围、床裙、杌套,每分一千二百件,也有了。”

这段原文里只有两个字最重要——“秋天”。哪年“秋天”?

崇祯十七年(顺治元年)秋天九月十九日之前也!

“椅搭、桌围、床裙、杌套,每分一千二百件,也有了。”——总共四千八百件小装饰!

“那原是一起工程之时就画了各处的图样,量准尺寸,就打发人办去的,想必昨日得了一半。”——全数是九千六百件小零碎!大头儿都没有算在内!

这是北京故恭王府的内装修吗?

这是袁子才南京随园的内装修吗?

这是北京蒜市口曹天佑家的内装修吗?

这是江宁织造署西花园的内装修吗?

这是北京植物园正白旗村所谓“曹雪芹故居”的内装修吗?

这是洪升家杭州西溪“洪园”的内装修吗?

统统都不是——历史事实只能是明亡清兴,大清国开国北京,多尔衮准备接驾用的内装修!而且只提了极不值钱的一点点小东西!

发表评论

表情   

共0条评论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相关信息

热点

猜你喜欢

热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