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网-交互式信息平台
首页 时务 发现 批评 思想 理论 人才 有约 文艺 闹心 昔拾 娱乐 崇尚 新貌 意见 音视 点亮 图画 性情 奢侈 综合 名片 商圈 推广 消费

从堕胎案到吞金案 王熙凤成功清除异己 平儿却为她挖好了坟穴

来源:君笺雅侃红楼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6-22   发布:少爷

尤二姐死了,王熙凤心中去了一根刺,也彻底原形毕露,直言生病忌三房,贾母不许她出面。所谓三房指“新房、产房和灵房”,都是病人不宜之地。

王熙凤不参加葬礼贾琏也不在意,反而更方便他表现情深义重。背着王熙凤各种赌咒发誓要“报仇”不说,更坚持停放七天,还想着要迁往铁槛寺来年送去南方祖坟。

贾母当然不同意,说谁家痨病死的孩子不一把火烧了洒骨灰,还认真破土操持起来。

贾母说尤二姐是痨病死的有两个原因。一来,尤二姐吞金自尽不好听,对外宣称是病死。二来,贾母咬定痨病死的,是以她为止统一舆论口径,更表达对尤二姐的不满意。

当初尤二姐进贾府,贾母戴着眼镜又看肉皮儿又掀开裙子看脚,直夸比王熙凤还俊些。

如今不过两三个月,花一样的尤二姐就死了,尤其贾母听信秋桐谗言,认为尤二姐妒忌诅咒王熙凤嚎丧是贱骨头,成了压垮尤二姐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尤二姐被人设计陷害而死,贾母不会看不懂,她却因此对尤二姐更不喜欢。通过前文分析总结,贾母的心路有这么几次变化。

一,王熙凤接尤二姐进门,尽管并不让贾母满意,但王熙凤的行为让贾母很满意。她不管凤姐真实想法,也不管尤二姐什么货色都欣然接纳,就是要给孙子贾琏纳妾以鼓励。

贾母对王熙凤的妒忌早都不满意,她接纳尤二姐等于支持贾琏纳妾。

二,尤二姐进门给了贾赦赐妾的借口,秋桐随之进门彻底打破王熙凤的封锁,算是贾母和贾赦的默契。

这段情节呼应了当初贾琏与王熙凤因鲍二家的大闹,贾赦随之管贾母要鸳鸯“生孩子”的前文,环环相扣。

三,秋桐进门后,尤二姐的价值就没了,仅剩之前不检点的行为和聚麀之诮的丑闻。

王熙凤和秋桐都不待见尤二姐,她又没能力自保,一妻二妾闹起来家宅不宁,让贾母更不喜欢。

既然尤二姐名声不好又没能力自保,也不适合给贾家生儿育女。她作为抛砖引玉突破王熙凤封锁的作用已经完成,干脆抛弃算了。

所以,秋桐明显诬告尤二姐,贾母却“信以为真”,骂她妒忌娇俏是贱骨头,就是彻底放弃了尤二姐。

四,等尤二姐被打掉孩子吞金自尽后,贾母尽管知道她是被人所害,也不会追究。一个没有价值的妾室而已。

贾母想的是如何避免因尤二姐之死事情闹大,对贾家名声有损。尤二姐的孩子固然是贾府血脉,但母亲名声不好,不如不生下来。

贾母这次选择再原谅王熙凤,并为她遮掩,才会咬定尤二姐是痨病死的。作为补偿同意停放七天,想要葬进祖坟是不可能。

贾琏这边到底要停放七天,便安排僧道做起了法事。葬礼要花钱,势必不能从荣国府的官中出,需要他自掏腰包,便去找王熙凤要钱。

贾琏和王熙凤每月有月例,贾琏是十五、六两银子,王熙凤是五两银子。可见当时男女“薪酬”之差距。他们年底还会有分红,都是夫妻共有财产,由王熙凤收管。

除此之外,贾琏管家的外捞小金库并没给王熙凤。王熙凤自己敛财,放印子钱、包揽诉讼或者日常克扣挪用的钱等,也是自己收管。夫妻离心不提也罢。

尤二姐作为家中二奶奶死了,葬礼花销肯定要家里出,可贾琏来找王熙凤要时,却被一口拒绝。

(第六十九回)丫鬟来请凤姐,说:“二爷等着奶奶拿银子呢。”凤姐只得来了,便问他“什么银子?家里近来艰难,你还不知道?咱们的月例,一月赶不上一月,鸡儿吃了过年粮。昨儿我把两个金项圈当了三百银子,你还做梦呢。这里还有二三十两银子,你要就拿去。”说着,命平儿拿了出来,递与贾琏,指着贾母有话,又去了。恨的贾琏没话可说,只得开了尤氏箱柜,去拿自己的梯己。及开了箱柜,一滴无存,只有些簪烂花并几件半新不旧的绸绢衣裳,都是尤二姐素习所穿的,不禁又伤心哭了起来。

要说王熙凤也是太狠辣,太不把人放在眼中。她既然要贤良名声,摆脱尤二姐之死与她的关系,就应该全须全尾地做足了戏份。

痛快给了贾琏钱,好好张罗葬礼,谁也说不出什么,贾琏也不好借题发挥。

可她完全不把贾琏放在眼中,或者是把钱看得太重,一提钱就炸毛,只给了二三十两银子,这好干什么?

当初金钏儿死了王夫人还给了五十两银子呢,尤二姐毕竟是二奶奶,难道不如一个丫头?

古人古语说“做人留一线”,王熙凤做事太绝,难怪脂砚斋[蒙回后总评:凤姐初念在张华领出二姐,转念又恐仍为外宅,转念即欲杀张华,为斩草除根计。时写来觉满腔都是荆棘,浑身都是爪牙,安得借鸳鸯剑手刃其首,以寒千古奸妇之胆。]

王熙凤不留余地的行事,最终也让她遭难时没人对她手下留情,暂且不说。

贾琏本以为自己还有体己在尤二姐那里,去开箱子才发现空空如也,不过剩下几支破烂钗环,几条旧裙子。到此还有什么不明朗,一切都是王熙凤背后搞鬼。

贾琏这时悲从中来,有了与尤二姐同病相怜之感,何以自己如此命苦,遇见王熙凤这么狠毒之人。

到底还是平儿心善,见王熙凤不在偷出了一包二百两的碎银子给贾琏,让他别在这里哭眼抹泪,要哭出去哭。

平儿的举动无疑又是拉满分,起码贾琏会感激她。反正平儿做什么都对自己有利,至于是否损害王熙凤利益,以及是否应该她来做,也难计较了。

平儿固然心善,人性却始终复杂。到底王熙凤有最后的结局,平儿和贾琏都是给她挖坑的人。

贾琏这边拿了银子出去,便开始看“板”,当初秦可卿葬礼也提到棺材板。尤二姐自然比不得秦可卿,但贾琏不愿意将就,差的不满意好的又太贵,到底自己出去赊了一副五百两银子的好板才罢了。

关于贾琏执着厚葬尤二姐,也要与秦可卿的盛大葬礼对看。

尤二姐是“冤死”的,贾琏在其中有责任,不作为难逃故意“推手”嫌疑。

古人迷信人死后一切鬼蜮伎俩都会被知晓。尤二姐自尽而死算冤枉,冤有头债有主都会讨回来。

王熙凤不信不表示贾琏心中无愧,他坚持厚葬尤二姐也是消灾平怨的。不能简单看成他对尤二姐感情深厚。

同样,曹雪芹细写尤二姐葬礼对照秦可卿之死。影射秦可卿死的冤枉是其一。其二,贾珍大肆操办秦可卿葬礼,同样是为了赎罪。从瑞珠触柱而亡,天香楼僧道所做法事都能看出端倪。不多赘述。

贾琏这边在梨香院不断做佛事,贾母不满只得叫他进去吩咐不许送往家庙中。他没办法只好请了“时觉”在尤三姐的“穴”上面又开了一个穴,七天之后把尤二姐给葬了。

时觉应该是个和尚,大体在点“坟穴”和风水方面比较厉害。当初尤三姐也是他点的坟穴。尤二姐是姐姐要葬在尤三姐之上,到底又姐妹团聚了。

当日送葬的都是贾家族中之人,贾琏是嫡长孙,他们不管尤二姐如何死的,贾琏的情面在必须要到场。尤氏婆媳当仁不让到场,外人则只有王信夫妇。

这个王信全程参与了王熙凤设计尤二姐的整个过程,看着尤二姐由生到死,肯定是王家人。

从王熙凤的哥哥名王仁看,“仁义礼智信”,王信极可能是王熙凤的兄弟,或者是王子腾的儿子,真实身份就不好说了。

尤二姐死了,尤家三口彻底落幕,继秦可卿一家三口之后,又一家攀权附贵贾家的人家团灭。故事线索终于再次回到大观园里,他们已经好久不见了

发表评论

表情   

共0条评论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相关信息

热点

猜你喜欢

热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