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信息网
未登录
首页 > 艺术 正文

谈绘画不说绘画之事 偏谈画外之事 何为 原因有四

束名 2023-04-07 20:32:48 2610 原创/转载 0 0
画外,绘事之外也。谈画家而不论绘事,何为?原因有四。其一、本人所撰此文实为有感而发,无一文酬谢,故无义务替他的画作鼓吹。其二,批评更不

画外,绘事之外也。谈画家而不论绘事,何为?原因有四。其一、本人所撰此文实为有感而发,无一文酬谢,故无义务替他的画作鼓吹。其二,批评更不合适宜。一则都是同道,何必相轻。二则与当下艺术评论不能同调。因为真正的艺术评论已经变质,剩下的只有相互吹捧了。其三、长篇累牍地分析技法、笔墨、构成、意象,又恐道中人不愿看,道外人看不懂。其四,艺术本身是个体之事,而观者审美趣味又各不相同。所谓一千个观众,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作品放在面前,个人欣赏便是,何用我这个局外人絮叨。

正所谓“千人千面”,所以谈人可免雷同,又所谓“画如其人”。所以了解其人,定了解其画了。连长姓连,但并非名长。连长只是圈内人对他的称谓。非贬非褒,非腻非尊,无非是呼之琅琅,记之凿凿。加之连长大概亦觉得原名“胜群”有张扬之嫌,也便安然受之了。

乙酉春日,古都洛阳万花竟放,游人如织。“中国艺术研究院陈绶祥工作室师生作品展”如期在洛展出。应志军之约前往观展。开幕式上,有幸结识了霍春阳、陈绶祥、干水、杨春华、北鱼等一批文人画界的大鳄,当然也认识了连长。连长时任《当代文人画》总编,洛阳文人画院长,又兼此次画展的总策划,后勤、接待等工作。于是很忙便没有深谈。只是印象较深。中发无型而清瘦。形象与艺术家相去甚远,倒有点像乡镇企业的“推销员”。之后,我们成了朋友。

一日,在其工作室闲聊,说起我对他的初次印象他竟大笑不止,说:“什么都逃不脱老兄之法眼。”于是安排人搬酒。“送你两箱小情人,但不可过量。”我愕然,惊讶不已。后来才得知,原来连长给一家酒厂做销售策划,给酒起了个时下流行的名字“小情人”。一时竟花城尽喝“小情人”了。然厂家奸猾,以酒抵费,让一向自以为聪明的连长也真做了一回“推销员”。

连长健谈善辩,话锋犀利,且幽默狡黠。他的“美酒+美女=艺术灵感”的歪理邪法在圈内可谓人人皆知。如凭此意认为连长即是个酒色之徒,那就错了。首先连长滴酒不沾其次连长外出皆有夫人相陪。如此为何有斯歪理?他说:“每看他人酒沉若仙,每观美女聘然而过,就会有一种冲动,这种冲动凝于心,形于思,而后诉诸于笔墨,这就是灵感。”姑且不论他是否属叶公之列,单从他这一套歪理可见其善辩之嘴脸。

倒是在他的歪诗里常有美酒美女出现,如“不求高官和富有,但愿长江化美酒。闲来躺在沙滩上,一个浪头兑一口"。"姑娘好似一块田,一闲闲了十八年。如今改革搞承包,谁有本事谁种田”“外面打工心在家,抛弃房中一朵花”等等。我私下曾杜撰一副对联,以短信发给他:“歪诗歪才歪理论,真人真性真君子。”他只回一字:“好!”

说连长“狡黠”,但也往往办些蠢事。一日,朋友小聚,大家兴致皆高,唯连长苦脸长息。问其原因只摇头不语。茶残人尽之后,方道出原委。原来一个月前,一好友借其五万元急用,只说用两月即还。谁料风云不测,借款人突发急病而亡。消息传来,不啻是晴天霹雳,让连长好生痛苦一番。账是死了。为何?只因当初连长仗义,朋友要打借条,被连长拒绝,所以如今人家孤儿寡母谁肯认账。连长自认倒霉,该账至此未销。如今提及,连长自慰:"全当捐给慈善事业!”

连长没有一般艺术家的派与傲,但却真实,且真实得可爱。只是近来愈加忙碌。要创作,又要忙于杂志和画院的杂事。所以品茗闲聊的次数也愈来愈少了。真希望他能在创作

之余,多些时间,多些歪理邪论传世。

谈绘画不说绘之事 偏谈画外之事 何为 原因有四


收藏      打印

版权声明:本站是交互信息网,如是转载,版权属原作者所有;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……

文章评论

表情

共 0 条评论,查看全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在线充值 充值说明 企业合作 信息联盟

小工具 全站总览 本站事务反馈邮箱:zeeewcom@163.com 侵权投诉 不良信息举报 紧急事务 关于我们 网站说明

豫ICP备2021011318号-1 豫公网安备41030402000033号

Copyright © ZEEEW.COM ALL Rights Powered By 零点信息网